ある女の子が自分を燃やした。その痛みを人々の心まで届く為に。でも果たして、何人かその目を向くんだんだろ?

その燃やされた埃は、残念ながら流されたのだ、人々の笑い話でもなったでしょか。

残してるのは、残されるのは人?人形?それとも幽霊?幽霊だから本当は見られ欲しくないです、注目され欲しくないです。

笑い話に見える人々を憎んでいます。

感情だけで残されているのは、やはり幽霊だ。

Advertisements

逃跑之旅

(首发于Matters

如果提起我和林奕含的共通点,听我说过事件的人会回答,“性侵”。

而我自己觉得共鸣率最高的词是她长篇小说标题里的两个字,“乐园”。

由于创伤对我脑海的影响,我近乎记不得大部分童年的事情。有关创伤的,无关创伤的,重要的,鸡毛蒜皮的,母亲对我说的,父亲带我走过的……通通在一个巨大的,能吸走所有事物的黑洞里搅拌着,看不清,望不见。

我能够隐约抓到的碎片有,堂哥说的“玩个游戏”,“不要告诉大人”,那张放在奶奶家小房间里的深绿色锈迹斑斑的上下铺铁床,那张床摇晃时嘎吱的声响,一整年的跨度,还有,那一年,我小学三年级。

两三年后,我开始逐渐明白自己身上发生过什么。我开始陷入巨大的情绪中,然而我这时期的大脑也被侵蚀成海绵,我依旧不记得学校里是怎么渡过的,隐约记得我成了校园霸凌的对象,还记得班主任在初中毕业手册上写的一句评语:“希望改掉哭鼻子的毛病”。

我没有与任何人说,母亲认为我是青春期加上中考焦虑,给我带了瓶抗焦虑的药,叫我好好考试。机械地服从母亲说的任何话,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和人偶的相似程度。

我家住六楼,有一扇大大的窗户,我父母喜欢把我一个人反锁在家里,因为“外面危险”。大量流淌的时间里,我开始调查几楼高度才能致死,计算哪个角度才不会碰到楼下的遮雨棚和晾衣杆而失败,每天都在站在窗前发呆和平躺哭着看云朵。

这一时期,我看了一部日本动画,第一集的标题叫做《乐园》。结尾时,被外星生物追着逃进避难所的男一号少年问男二号少年:“去哪儿?”男二号少年答道:“乐园。”§

中考填志愿前夕,我下定决心要逃跑,逃出母亲期望的“家旁的高中和家旁的大学毕业,在家附近的国企找份工作”的大型人生计划,逃出这可恨的初中,逃出所有夹住我的锁链和沉甸甸的十字架,去一个“乐园”。

计划的一部分成功了,我住读在离家一个半小时地铁远的高中。但是我未能逃出自己的家庭。

高中是个幸福的小花园,我的记忆开始在遗忘的滤网里锁住。然而我依旧觉得最痛苦的,是别人觉得最幸福的春节。母亲为显孝道,上海话叫做“做人家”,无论我怎么哀求,就算扇我巴掌也要将我拖去可恨的奶奶家,见到那张足以让我大脑爆炸的铁锈床。堂哥是奶奶家长孙,大家都喜欢他。每年的大年夜,我记忆的漏斗总是按时被打开栓子,徒留个空白。

大学,我逃到了离家三小时远的郊区校园。

隔年我被母亲拖着参加了堂哥的婚礼,中途我去了厕所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精光。母亲坚持要”做人家“等饭局结束才走,回家时我静静地走在父母身后,望着漆黑却映着对岸空洞霓虹灯的黄浦江,望出了神。

死前想看一眼对我来说”乐园“的诞生地——日本,扛着孤独的坚持,我拖着自己存下的实习工资和母亲的出资以及我的全部冀望,落地一人不识的东京成田机场。

自己的全部家当都在手边的行李箱里边,全无依靠地在东京上野寻找月租公寓的地址时,我没有感到一丝害怕恐慌和犹豫。我感到空气是甜的,迈的步子生平第一次的踏实与坚定,我是独立的,是自由的,是身轻如燕的,以及,是逃到了”乐园“的。

或者说,我觉得自己逃到了”乐园“。

隔年母亲在我回家过节时,把我骗去了堂哥儿子的百日宴,编的说辞是”奶奶请客吃饭“。原本便被安排在主桌最远的位置上,而且宾客列表里并未写着我的名字,只写了我父母的。我吃了两口后直接呕吐在宴会桌上,母亲甚是尴尬地带我离了会场,我只记得我的脑海被名为欺骗的大锤哐地猛敲了一下,回家的路上,我没有表情,我一言不发。

回日本后的第一个月,我的抑郁症复发,为抑制住脑袋里爆炸般涌出的想法,我在做毕业课题的同时,一周打四份工,助教,私塾讲师,家庭料理店服务员,还有派遣一整日的发传单。忙到只能吃五分钟饭团当晚饭的日子里,我才睡得安稳。

不久我意识到枷锁是自己身上的,无论逃到哪儿,如果自己不卸去,哪儿都不是“乐园”。

于是,再一次,我启程来到亚欧大陆的另一端,德国。

与母亲吵了几月后,她接受了我每周仅一次电话视频的条件。现在我坚持每两年才回一次国,且上回回国时,没有再碰见堂哥。

现在所住的德国教区城市有多作物的良田,有周末常见德国人在旁阳光浴的美湖,有本地特产的桑葚,春夏限定的时季白绿芦笋,阡陌交通,鸟犬相闻,数量泛滥的兔子总是不发声满地跑。住人怡然自乐,虽然见人赤裸阳光浴我还是有点不太适应。德国人之间,初见要握手,朋友要拥抱,我花了比别人更多的一些时间适应这种文化。

一回过神来,得感叹,若有桃源,也不过如此。

小住德国已进入第三个年头,今年要迈入三十岁,不免要回头看这二十年。二十年里,我逃跑了四次。起初的目的是从家庭的管束,从自己的创伤里逃跑,去往“乐园”,可我总觉得逃跑途中,自己却被沿路的风景吸引住了,于是逃跑不再是逃跑,而是探索冒险新大陆、新世界,同时也寻找新的自己。

林奕含去世时,我刚抵达德国,被子还没买,只得裹着大衣睡觉,忙于适应新生活,并未关注许多。而后我又陆续听说些她生前的事,有些唏嘘。

诸多了解后,我惊讶于我们的经历是如此的相似,以至于我明白,林奕含在《乐园》里是创造了“刘怡婷”来观察和解剖“房思琪”的记忆,因为我也创造了名为“lans”的人偶来观察自己的记忆和情绪。后来我在研究自己有过的症状时,了解到这是PTSD解离症状的一个形式,创造另一个假想观测者,以阻止太过强烈的情绪影响自我心理。

林奕含写思琪通过疯癫复得乐园,她自己通过结束痛苦而去了乐园,而我也在寻找乐园的路上奔跑过。对于经历相似的我们来说,”乐园“是可望不可及的意象和海市蜃楼,我们想躲避现实的沼泽,所以幻想”乐园“作为寄托。

我在”#我也不是完全受害者“风波后受到鼓舞,写下此篇,想告诉类似经历者和其他所有的人,这世上不仅只有沉默爆发的人,也有挣脱了过去的人,在逃离黑暗洞窟的路上,留下一条小火把,愿我与你同在,愿你找到现实里自己的”乐园“,抑或带着”能找到乐园“的希望继续向前奔跑下去。

06.2019

连载翻译的预告

开个坑,耽美日语小说自购下来,翻译连载,(主要是给闺蜜读的)。
名字先不说吧,不定期更。

以下尝鲜。

最初回忆起的是樱花满开的河川——。

“这条河啊,叫做多幸川。”(注:“多幸”,Takou)

牵着来接自己的母亲的手,仁居经常在这条河川边走着。母亲撑着绣着花的白伞,而自己则戴着镶着幼儿园图案的黄色帽子。

“那里面有章鱼吗?”(注:章鱼,Takko,与“多幸”音近)

面对幼小的仁居的提问,母亲笑着回道:“是【多】【幸】”。

“幸福很多的意思。”

“幸福是什么?”

“幸福就是非常开心和高兴的事情。像和恭明这样一起牵着手回家,回到家和妈妈一起吃布丁,星期天和爸爸一起三个人去游乐园玩,都是幸福的事情。”

”爸爸妈妈,布丁,还有游乐园都在这条河里吗?“

”对呀,这是一条很棒的河吧?“

”我不要爸爸和妈妈在河里漂走。“

看着抿起嘴的儿子,撑着阳伞的母亲眯起眼睛笑着。

春日的阳光,飘落的樱花花瓣,黄色油菜花和深红色野玫瑰竞相开着的河川,眼前飞过的纹白蝶,仁居的世界那时候明亮而美丽。

那之后三年的一个夜里,那条母亲说是漂着很多幸福的河川,父亲和母亲跳了下去,漂去了一个对年幼的仁居而言遥不可及的地方。

经营的公司破产,为庞大负债而苦的父亲选择了自杀。一开始仁居也应该被一起带走的,母亲又临时反了对。

“对不起,恭明,请不要忘了爸爸和妈妈。”母亲哭着紧紧抱了抱仁居后,又突然反悔改言道:“不行,还是忘记吧。”
“努力地去爱,努力地被爱,恭明你一定要幸福地活下去。”母亲说完又紧紧抱着仁居,而父亲则是在不远的地方默默站着。
“妈妈,爸爸,你们要去哪儿?我也要一起去!”仁居原本想要去追离开家的两人,但是眼前的大门却被母亲温柔地关上了。

一个梦和一个决定

我出生在一座灰色的城市
狭窄的天空曾是我的全部
且不提及脚上的镣铐

喂,你有没有想过你有翅膀?
会不会有艘太空飞船来窗口接走有翅膀的你?

然后你钻出船舱
展开翅膀
御风而行

你拨开云层
蓝色无边无际

然后你偶遇滑翔中的海鸟们
你与隔壁的大喙家伙微笑打招呼
它却理也不理睬你

但你依旧很高兴
觉得闭口不语的它也如此可爱

它们趁风转向
然后你继续前行

飞行似乎是件很轻松的事情
气流在下方支撑着你
你觉得一点都不累

一阵风迎来
你身子一倾飞得更高

你深吸一口气
心口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
是高兴又或是感动
无法名状
想大声嘶喊却郁结喉头
那情感如此强烈以至于视线迷离

又倏地那种情感消失得无隐无踪
你全身倚靠着风心情甚是平静
甚至有些困倦睡意

请别唤我醒
请别唤我醒
唤醒我后又要是灰色的视野
沉重的躯体将我牢牢拴在混凝地

喂,你能用双脚飞行吗?

喂,你还在做梦吗?

喂,你还有翅膀吗?

背上有些沉重
所以我睁了眼
引力在此0.01秒内
把我拉回了木质床

我起身
拉开自己布置的鲜嫩绿色窗帘
正午的窗外阳光灿烂雀儿歌唱

“啊,我已经来到亚欧大陆另一端了啊”

Pasta with Broccoli

This insanely simple dinner

材料

  • 小型pasta
  • 西兰花(速冻或者新鲜)
  • 黄油
  • Grated cheese / Parmesan
  • 调料:盐,胡椒,(一点点辣椒粒)

器材

  • 煮pasta的锅
  • (沥干水的篮子)
  • 大碗和大勺子(搅拌用)

步骤

  1. 煮pasta到tender(7-10min)
  2. 倒入(速冻)西兰花煮两分钟
  3. 沥干后放入大碗,加入半勺黄油,搅拌溶解
  4. 加上一坨Grated cheese / Parmesan,盐,胡椒,(辣椒,)搅拌均匀

 

僕らの足跡

今天像写一写的这首歌是supercell的《我们的足迹》
虽然音质有些渣,暂且贴一下youtube的官方mv

自己依旧非常喜欢这种思路,”是的我们懦弱我们无用但是我们还是想忠实自己地努力活下去“。
是一种亲近弱者,处于低位的劝诫姿势。

同中国相比的话,日本有这种思想也是因为二战。
可以类比现在的中国,和当时黑船事件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民族情绪高涨。
日本当时维新之后选了军国主义,一路直上直到二战战败,可谓是势头正猛之时被敲破了头。
从直上到直下,这起落对于个人来说就很难承受了,更何况一个民族,于是无赖派文学起头,低开高走,置之死地而后生,成就了整个民族坚韧不拔的精神(虽然这精神被平成吃掉了是吧)。

且不论这种思考模式是何历史由来,反正我自己是挺受用的,各位不妨情绪低落时候尝试一下这首与你说心里话的歌。


歌词与译文:

この道をどこまでも行こう
これまでの日々を抱えて
ああ これからも
心の中にいるもう一人の自分に尋ねながら
さあ 歩いて行こう
【这条路无论如何也要走下去】
【怀抱着曾经的每一天 以及这之后的每一天】
【边询问着内心深处的另一个自己边走下去】

誰かのようになりたくて
だけどなれるはずもなくて
ああ いじけるなら
心の中にいるもう一人の自分が教えてくれる
【想成为别的某个人 但是也泄气地明白】
【自己不可能成为别的某个人】

あるがままなんかじゃきっと
いられないから
誰もが皆悩んでもがいている
弱音吐いたり愚痴って見たり
そうやって毎日を過ごしてる
【如果同以前一样 一定无法坚持下去】
【只会烦恼着踌躇着 说着脆弱的话抱怨的话 度过每一天】

傷つけられることに慣れた僕らは知ってる
優しさとか思いだけじゃ生きていけないことを
だけど自分らしくありたいと思うんだ
いつだって僕ら歩いてく
【已经习惯被伤害的我们知道】
【只有温柔和想法 并不能活下去】
【但是我们依旧想忠实自己】

確かな強さが欲しくて
誰かに認められたくて
ああ 探してる
地図なき旅路さ
口笛でも吹いて焦らず行こう
【想拥有真正的强大 也想被某个谁肯定】
【想寻找那个不在地图上的旅途】
【吹着口哨不要慌张地继续走下去吧】

得たものもあるけれど
それ以上にね
たくさんのものを失ってきた
迷い続けて途方に暮れて
それでもさ願うんだよ
明日の自分
【不是没有获得什么 但是失去的却更多】
【一直迷路着 也穷尽了自己的方法】
【即便如此 也坚持对明天的自己祈祷着】

言葉じゃ上手く伝えることができない僕ら
何をしても悲しくなるばかりで口をつぐむ
だけど自分らしくありたいと思うんだ
どうしたって僕ら歩いてく
【只用言语无法传达自己的想法】
【做什么都会觉得悲伤的我们于是闭上了嘴】
【但是我们依旧想忠实自己地走下去】

いくつもの痛みを いくつもの挫折を
繰り返して進んでゆく
不器用なまま一歩ずつ
【反复体会着许多痛苦许多挫折的我们】
【跨着笨拙的步伐一步步地前进着】

傷つけられることに慣れた僕らは知ってる
本当は愛されたくて仕方がないことを
認める勇気が持てないのなら
もう迷わず手を伸ばそう
優しさとか思いだけじゃ生きてゆけはしない
だからこそ自分らしくありたいと願うです
希望を数えて明日を数えて
そうやって僕ら歩いてく
まだ見ぬ明日へ歩いてく
【已经习惯被伤害的我们知道】
【其实我们只是想被爱 想被肯定】
【如果连承认这个的勇气都没有的话】
【请不要迷茫 直接向别人伸出手求救吧】
【只有温柔和想法 并不能活下去】
【正因如此 我们才祈祷能够忠实自己】
【细数着希望和明天 向未知的明天走下去】


关于此歌的日语单词
大体上还是多了一些消极情绪的动词,并不那么常见,估计都是只会在歌词和文学书里会出现的单词和词组,所以口头上一般不会说。(不过日本人本身就不太把消极情绪放嘴上,写写博客推特就差不多了)

1.いじける
① 寒さや恐ろしさのためにちぢこまって元気がなくなる。 「寒さで体が-・ける」
② 消極的で、おどおどしている。また、ひねくれる。 「 - ・けた字」 「叱られてばかりですっかり-・けてしまった」
大致相当于因为恐惧/寒冷而没有精神,踌躇的状态。

2.在るが儘
実際にある,その状態のまま。ありのまま。
和【ありのまま】一模一样,应该是比较文邹邹的说法。

3.もが・く【× 踠く/藻 × 掻く】
1 もだえ苦しんで手足をやたらに動かす。あがく。「相手の腕から逃れようと―・く」
2 事態をなんとかしようとあせる。いらだつ。「怠惰な生活を改めようと―・く」
想做什么但是又没法去做的时候惴惴不安的状态。

4.途方に暮・れる
方法がなくてどうしようもない。どうしたらよいか手段が思いつかずまよう。途方を失う。
找不到方法,迷失了方向。一般说【途方を失う】,我自己是偶尔会见到用【暮・れる】的。

5.口 (くち) を噤 (つぐ) ・む
(「つぐむ」が五段)口を閉じて開かない。話すのをやめる。「言いかけて、あわてて―・む」
(「つぐむ」が下二段)口をとがらせてものを言う。「―・めぬ者はなかりけり」〈太平記・二五〉
差不多就是抿嘴不说话的状态。